裝修(一)

   

    2018年底,千呼萬喚,終於拿到了新房子鑰匙。從那一刻起,每天至少能接到不下10個推銷裝修的電話。有設計公司的、有推銷傢俱的、有邀約去店裏體驗的、有申請上門服務的……五花八門,不一而足。春節過完,暖和的天氣給我裝修開工提供了信心。

    找設計公司設計裝修方案,走訪了幾家在自己心目中有排名的公司,結果被嚇得打斷了念頭。因爲太貴,就改裝水電一組活兒,黑黑的女設計師報價三萬八,優惠後三萬五。我心裏暗念:原來你裏面更黑。

    思來想去,最後否決了請設計師的想法。理由是:我清楚自己需要的居住風格;不能改動的承重牆侷限着設計師的創作空間;囊中羞澀。於是,自己上網搜到了簡約風格的裝修圖片,選擇適合又喜歡的格調,確定了灰、白主色。家人、朋友推薦了自己用過的裝修隊,一一接觸、報價、參觀完工的現場。每天奔波,被累得七葷八素。

    終於敲定。開工。

    三天前,貼磚的師傅進駐現場。這是一對中年的四川夫婦,男人負責貼鋪,女人負責和泥。在蘭州的裝修市場,四川師傅幹活是很有口碑的,這也是我選擇他們的原因。因爲購買的是簡一大理石瓷磚,公司建立着一套完整的管理程序,對於鋪貼方法和完成效果也有相應的標準。比方沿邊,師傅下好尺寸,駐場的瓷磚管家會將數據上傳公司,機器裁剪,機器磨邊,最後送達現場施工。這樣的舉措,對於業主來說是歡喜的。矛盾在於貼磚師傅窩工了。第一天幹的活很有限,這對夫妻很有微詞。

    在等待加工瓷片的過程中,我建議師傅越過已定尺寸區域,開始鋪可以鋪的地方,師傅說擔心銜接問題。雖然理論上我認爲銜接不存在問題,但是隔行如隔山,也擔心最後效果不好,工人將責任推給我。

    第二天公共衛生間的鋪貼又陷入這個窘境。我懂得簡一的努力和方向,精工細琢打造精品;也理解四川夫婦的“短平快”,多幹一家就是收入。當表象上的快與慢相遇,節奏上的火拼就時時醞釀。咋辦?只能是我這個業主不斷地斡旋、催促、溝通。那天晚上我陪着四川夫婦幹活到晚上十點纔回家。

    雖然主衛磚還沒貼,廚房和公共衛生間也都完成了一半左右,四川夫婦決定先放下這些活,第三天開始客廳餐廳以及走廊的地磚鋪貼,計劃一天完成,然後在等待地磚凝固的48小時,他們先去幹下一家的活,之後在下家等凝固的時間,再返回我這裏打地平、鋪貼剩餘的牆面和地面。佩服他們如此的錯時安排,也感嘆生活的不容易。

    爲了能夠在配合的過程中儘量順利對接。第二天下午我反覆與簡一公司聯繫,叮囑瓷磚管家務必次日早點到工地。無縫鋪貼是簡一的專利,瓷磚管家要現場指導鋪貼過程。隱隱地,我有點擔心,四川媳婦激烈的情緒常常讓她寡言少語的丈夫也忿忿然,雙方如果衝突,神仙打仗,遭殃的可是花錢的我。

    早晨八點走出電梯,入戶門大開,房間裏所有的燈亮着,雙方在亮堂堂的房間裏炒作一團。我走進去大聲說:怎麼着,昨晚住在槍彈庫,早飯都吃的炸藥嗎? 

    雙方各執一詞,簡一的管家說,無縫鋪貼要按照他們公司的鋪貼程序操作,否則就不是簡一的效果。一副毋庸置疑的堅定。四川媳婦兒說,他們要求這樣那樣,我一天才能鋪幾塊磚?昨晚十點才下班,活沒幹完,你在這兒看到的。濃鬱的川妹子的辣味兒。唉,真是倒黴催的!我這是裝修還是斷官司啊,心底有了一絲的不快。做了個深呼吸,冷靜了一下。選擇簡一,是因爲對產品的認可,售後的服務和維權,都是簡一承擔的。貼磚師傅一次性服務,之後產生的後果概不負責。所以,首先我必須和簡一一種思維。於是把管家小王叫到邊上,細細瞭解操作程序,然後告訴他嚴格履行程序。然後又到四川師傅跟前,問他簡一的操作程序你覺得很難嗎?他說不難,就是麻煩。

    原來他是不願意改變,不願意學習,不願意接受新的方式和理念。我說:師傅,我們也不知道簡一的方式以後會不會取代傳統的方法,今天你可以在我的工地上先學習學習,試一試唄?如果它以後是主流方式,你就比別人先掌握了技巧,也比別人更有機會,對不對?他說太慢了,我幹不完的。我說:試試看,你鋪了20年磚了,也許鋪幾塊,熟悉了操作你也會很快的。

     他嘟噥了句啥我沒聽清,拿出一支菸點燃,然後走回幹活的角落,吩咐媳婦兒按照管家的要求調灰。四川媳婦嘴裏流出一串一串的四川話,我聽不懂,但能感受到語氣中的尖厲。我看着她笑了笑,走到她身邊說:女人不好這樣的,不旺家。大概她還是很愛家的,所以馬上住口了。

     這個時候,駐場設計師火速通知趕赴現場的公司技術員劉工到了,四川夫婦圍上去一陣宣泄,甚至撂話不幹這單了。我靜靜地看着技術員給他們講解技術要領,男人一臉不滿,我幹了幾十年要一個娃兒來教?女人用棍子使勁攪着灰漿,崩濺到了技術員身上。但終究,他們屈服了。

    靜靜的鋪貼現場傳來師傅咚咚的敲磚聲和管家不時的提醒:漿多了,膠少一點兒……雖然心裏都還憋着勁兒,但已經夠了。

    看看錶快十二點了,我說:這兩天大家都辛苦了,中午飯我請大家吃肉包子。四川夫婦和駐場人員都謙辭說不用,我還是堅持開車出去買回來大家一起吃,用餐的時候,氛圍一下子緩和下來。大家開始談笑聊天。

    餐後開工,四川師傅的效率明顯提高了,並且600*900的磚,塗一層粘合劑拿起放下,顯然比磚後面厚厚一層沙子水泥要輕鬆很多。女人亦不用篩沙子和灰,只要在桶裏按1:1調漿即可,男人鋪磚,她大部分時間坐在窗臺上和閨女聊微信。我笑着說:師傅,簡一的這個方法是不是也還能用,沒那麼差是吧?他倆呵呵地笑着。晚上八點左右,按照他們的計劃完成任務。唉,如果早晨不鬧騰那倆小時,肯定更早收工。

    今天發生的事,讓我想了很多。每個人都願意待在舒適區,因爲它安逸,固化,沒有挑戰,可以信手拈來。但是改革這件事,它的目的是爲了更好。如果我們只想待在舒適區,低層次的公平註定會被打破。抱怨排斥都沒有拯救淘汰的能力。只有接納變化,與之和平共處,以空杯的心態面對變化,面對自己,纔是我們可以立足生活的根本。

    世事無常,面對它,你的心中有信任,它就會給予你更多。如果你一開始就帶着懷疑的眼神時,恐怕只有自己纔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    在歷史的演進中,人性幾乎沒有發生過改變,變化的只是環境。如果把錢和豪宅比喻成一個人身上的外套和臉上的氣色。氣色好當然好,但是隻追求眼前的氣色,沒有對自身向善的認知,你穿什麼樣的名牌,都不是真正的品牌。

    雖然出生無可選擇,我們不得不爲生存而竭盡全力。可是也要了解:生活中真正的挫折都是與生命相關的大悲大喜。所以,人活着,往前走,就有希望。

     我把這些話講給自己,講給那對四川夫婦,也想講給看見我文字的你。